首页 »

我在马耳他教中医

2019/9/19 11:53:51

我在马耳他教中医

马耳他首都瓦莱塔,一座天主教堂内乐声激昂、人头攒动。我们一行教职员工身着长袍,在众人围观的目光中,浩浩荡荡穿街越巷、步入教堂。这里即将举行难忘的毕业典礼。由上海中医药大学、马耳他大学联合培养首届“中医学及中国文化”硕士毕业生,亦在其中。我撸起长袍、掏出手机,迫不及待地用镜头记录下这些充满朝气的脸庞。为了这一历史性时刻,不计其数的人默默耕耘,挥汗如雨。

 

崭新的篇章已然开启。于我,一位在马耳他大学中医中心工作的普通医生来说,太阳每天照常升起:临床、教学、科研和学习,与在上海时并没两样,不同的是工作地点和面对的人群。

 

自从为马耳他大学医学院护理专业学生讲完那堂《真相还是神话—发现中医之旅》之后,便陆续接到了不少个人讲座邀请,听众各异。

在马耳他这样一个英联邦国家,听众们感兴趣的,是我背后那座囊括了五千年智慧、拥有奇珍异宝无数的医学宝藏。记得有一次,给营养师讲中医养生,学员们一边品茶,一边轻松愉悦地听我分享“春季私房养生菜单”。马耳他没有中药房,直接获取药材制作药膳并不容易,但从超市和菜场能买到食材,依然会有惊喜。

 

学员们很快就记住了:用春天盛产的薄荷搭配洋甘菊制作茶饮,可轻松对抗风热感冒;罗勒搭配生姜,则是治疗风寒感冒的法宝。当季的春韭最是鲜嫩,用它炒鸡蛋,美味可口,补肾养血,能吃出好气色,好精神;用迷迭香搭配新鲜白芦笋,不仅鲜甜清爽、独具风味,还能化痰止咳,利水消肿,健脾安神……

 

有位细心的学员问,“王老师,为什么推荐菜谱里几乎都用橄榄油,而不是亚洲特色的芝麻油呢?”我笑答,“因地制宜啊,用地中海地区盛产的橄榄油烹制菜肴,美味营养,芝麻油的香味物质易在高温下散失,通常不作为烹调用油,多用于菜肴制作完成前增添风味的点缀。”

 

给马耳他本地家庭医生作讲座,也令我印象深刻。他们基础扎实,有临床经验基础,课堂气氛非常活跃,问起问题来,那更是专业:如何用中医药治疗红斑狼疮,如何延缓肾脏损害,针灸治疗的不良反应有哪些?……他们不仅想知道中医药治疗疾病的研究进展,还十分关注研究设计的合理性、数据的可靠性、得出结论的依据。最有意思的是,一位患有慢性鼻炎的医生在讲座结束后,体验了15分钟针刺和艾灸治疗。针入合谷穴、鼻塞即刻减轻,治疗还没结束,呼吸已倍觉畅快舒适。

 

现场体验环节,最受学员欢迎。这不仅能让他们直观了解中医的诊疗过程、器械用具,还能亲身体验疗效的神奇。一位曾因运动损伤饱受膝关节疼痛困扰达数年之久的学员,自告奋勇作了“教学模特”。我用了三根针灸针、一支现场手搓的艾条,待艾尽针除,关节痛竟减轻了大半,学员直呼不可思议。有什么比亲身经历的鲜活实例更具说服力呢?学员终于明白,“原来中医不仅拥有神秘久远的历史和灿烂丰富的文化,更是能解决病痛、捍卫健康的有力武器,对于一些疾病有着立竿见影的疗效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讲座邀请纷至沓来,兄弟学院也抛来橄榄枝。我与马耳他大学生物系合作设计了面向全校的全新公开课程《药用本草植物》,与圣母医院康复科合作开设面向理疗师的培训课程《中医针灸》。

 

一说到教学,就绕不开患者。国内患者数量庞大,一上午看50至60位病人已是常态,如此忙碌状态下,医生几乎无暇开展患者教育。在欧洲则不同,医生工作节奏明显放缓,相对从容的环境下,我不仅能提供常规的针灸治疗,还可根据每位患者具体情况,给出中医起居、康复锻炼和饮食建议处方,并教会他们逐一落实。

 

就地取材,从“药食同源”的食材着手,不少马耳他人对这一中医知识极感兴趣。我教患者制作山药莲子牛肉汤,鲜美的汤品完全没有药味,却能有效改善慢性腹泻和哮喘;百合银耳红枣汤,清甜滋润,缓解了烦渴、平复了舌面干涩的裂纹、舌痛也消失了。一位规律接受针灸治疗的慢性病患者,因饮食不慎、大便干结、痔疮发作,我教他以数片新鲜无花果叶煎水熏洗患处,配合饮用无花果蜂蜜茶,大便很快畅通,疼痛和便血随之停止……马耳他人都惊喜,“中国人真有智慧!如此简便的方法,竟能迅速解决困扰已久的疾病。”

 

一位从中受益的患者,热心地与我分享了一些当地家庭祖辈相传的植物药使用经验。他还在复诊时特地送来亲赴野外采摘的“开花琉璃苣”,告诉我不少妈妈会用它治疗孩子的感冒发热,鼓励我好好研究下去。

 

 

当获悉我研习马耳他群岛药用植物的消息后,马耳他大学植物园园长Joseph Buhagiar教授热心地为我推荐了参考书目;来自中国江苏援马医疗队的徐医生,也将珍藏的马耳他野生植物书籍割爱相赠;中心的学生纷纷为我提供野外植物观察路线和各色植物园地址……

 

其实,历史上曾有不计其数的植物和香料通过“一带一路”那条丝绸之路传入我国,又在无数先贤的研究下成为济世良药。如今,中医药作为我国传统文化和健康的使者,沿着祖先们曾走过的路、走出国门,为更多的人送去生命的呵护和康复的希望。身为中医人,我亦感到自己是何等幸运,传承先辈的宝贵财富,更在异国他乡将中医精髓发扬光大。

 

我在马耳他教中医,看归鸟落霞,听浪卷狂沙。

 

(作者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医生)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:项建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