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高温下,站台上的“指挥家”

2019/9/19 12:01:05

高温下,站台上的“指挥家”

上海入伏的天气,酷热难耐。早晨8点多,太阳就已近高悬在天空,活像一个大火球,灼热、耀眼,大地像被烤焦了似的,一切生物都像在蒸笼里,闷热难忍。而56岁的客运值班员虞广生已在站台上来回穿梭多次,太阳光直落到他的脸颊上,晶莹的汗水如同雨水般从他的脸庞下不停滴落,沾湿了他的衣裳。

 

“检票口,6号站台G7038次列车可以放客。” 虞广生手拿对讲机说。刚把这一趟列车送走,不到10分钟,又有列车到达车站。从早晨7:30上班开始,8:00、8:35、8:51、9:05……一趟又一趟列车陆续到达、驶离站台,直到下午1点。21趟列车、连续5个小时高强度作业,期间连回休息室喝水的功夫都没有,只有把杯子放在一个角落里,等稍空闲的时候,才能喝一口已被高温蒸成温热的水。

 

随着暑运的来临,上海站旅客数量的节节攀升。虞广生的工作强度又比以往提升了一个台阶,虞广生负责的是上海站6、7道站台的接发列车作业。但是上海站列车既有动车高铁又有普速列车,上海站的动车高铁从达到至驶离只有20分钟时间。

 

而在这20分钟时间内,虞广生需要引导全车的旅客进出站、联系保洁人员清洁车厢、防护扶梯以免发生意外等工作,并需要时刻注意着是否有突发事情发生,这可谓是工作强度大、工作难度高。

 

每当遇到普速列车,则需要到列车最前部确认机头是否已经连接,因为这关乎列车的空调能否好好运转,也关乎旅客乘坐列车的舒适性,而一天下来,虞广生徒步步行3万多步,一个暑运下来就是整整走了上海至北京的单程的距离。

 

19:30,一天的工作结束了。他脱下了全是汗渍的工作服。这样的工作强度就算年轻小伙子也可能吃不消,但是他说:“虽说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,但是看到车站安全运行,感觉自己的汗水没有白流。”

 


编辑邮箱:liukun0905@sina.com  本文图片:梁建刚 摄  图片编辑:邵竞